【夜读·咱们的新时代】奔赴自己的诗和远方

<\/p>

一年前的这个时分,我站在人生的路口,在一张盖着红章的毕业分配计划上挑选了自己的未来,义无反顾地踏上飞向祖国西北的那班飞机。<\/p>

<\/p>

那里有我的“诗和远方”——古人眼中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广阔;英豪口中“明澈的爱,只为我国”的朴实;还有学长信中“这里有最明澈的星空,我们每个人都是这片星空守护者”的担任。<\/p>

那时,我认为,迎候我的是“吼叫而来的未来”。<\/p>

可是,没有轰轰烈烈,更没有大干一场,有的仅仅满目荒芜的戈壁,以及日复一日的练习执勤,安静的日子掀不起一点点波涛。我开端置疑自己最初的挑选是否正确,开端纠结悍然不顾奔赴的“诗和远方”是否真的存在?<\/p>

我尽管竭力粉饰,但这种消沉的状况在平常执勤练习中总会不经意间显露出来。指导员看出了我的心思,把我叫到办公室:“来了一段时间,有什么感触?”<\/p>

“感觉和自己幻想的日子差太远……”我如数家珍说出了自己的主意。<\/p>

指导员没有批判我。他带我走到楼前的一面墙前——这是一座高高屹立的浮雕,布景是苍莽的戈壁滩,前面是3个扛着铁锹的人看向远方、坚决前行。<\/p>

指导员问我:“这块浮雕我们每天都通过十几次,你知道这背面的故事吗?”<\/p>

见我摇了摇头,指导员接着说:“中心扛着锹的那个人是我们的第一任站长刘保亭。上世纪60年代,他带着17个人抛弃城市日子来到这片戈壁滩,吃沙拌饭、喝盐碱水、住地窝子,靠着18把铁锹在戈壁滩上扎了根、安了家。他们就像一朵朵马兰花,据守大漠,向阳开花,成为这苍莽戈壁最动听的景色。”<\/p>

<\/p>

顺着指导员手指的方向,我才注意到浮雕旮旯那儿有几朵毫不起眼却凛然生长的马兰花,不由想起了自己身边的班长吕鹏。吕班长在保镳岗位干了13年,本能够调往更舒适的单位,但他一门心思扎根在哨位上,先后3次荣立三等功。<\/p>

“尽管仅仅平平单调的保证作业,但谁又能说惊雷响起的背面没有他们的劳绩?”指导员拍了拍我的膀子,意味深长地说道。<\/p>

凝望着面前的这座浮雕,回想着哨位上那些挺立的身姿,我好像听到了一代代据守在这里的武士“干惊天动地事,做隐姓埋名人”的呼吁,也看到了自己应该奔赴的“诗和远方”——这首“诗”,要用据守的芳华书写;那“远方”,要用实干的脚步走近。<\/p>

<\/p>

从那以后,我开端从每一件小事做起:与保镳连的兵士一同出公差、整修练习场;和我们一同放哨、仰视最明澈的星空;一同在烈日下练习,任由汗水滑落脸颊,湿润脚下的戈壁。<\/p>

其实,事仍是那些事,可是当我满怀激情地去做时,才发现做完每件普通的小事,自己总有收成,总有不一样的生长。就这样,连队的兵士和我越来越交心,领导也对我越来越信赖。不久后,我因体现杰出,被抽调到机关参加专项使命,并参加了某严重演训活动。<\/p>

<\/p>

“怀着星空下那份夸姣的梦,做那个奔赴自己‘诗和远方’的少年。”在笔记本扉页上,我工工整整地写下这样一句话。现在,又有一批怀着抱负的青年行将走出校门,奔赴归于他们的“诗和远方”。这句话,送给他们,也勉励自己。<\/p>

主管| 火箭军政治作业部<\/strong><\/p>

主办 | 宣扬文化中心<\/strong><\/p>

刊期 | 第 6346 期<\/strong><\/p>

监制:<\/strong>毛勋正<\/strong><\/p>

责编:杨新龙<\/strong><\/p>

播音:王东瀛<\/p>

邮箱:zghjjtg@163.com<\/strong><\/p>